诗词歌赋
名人名家
 
历史沿革
文物保护
   
 
 
诗词歌赋
 
 
玄武湖忆旧程千帆

      一九二八年秋天,我由于一个偶然的机会,从武汉沿江东下,初到南京,成为金陵大学附属中学(今第十中学)的学生。四年之后,进入金陵大学中文系,开始了其后几十年的学术生涯。

      一九七八年秋天,我同样由于一个偶然的机会,又从武汉沿江东下,重到南京,成为南京大学(前身为中央大学和金陵大学)中文系教师。其间相距,恰恰是半个世纪。

      看来,我和南京的缘分真是不浅。如果仔细回忆起来,可以写一本厚厚的书。但这不是我所能办到的。因此,我只想谈谈三十年代的玄武湖。我这个江南游子,几十年来,一直对它保持着美好的记忆。

      那时,当然有着如今天所见到的水,洲和将这些环绕起来的城墙,但没有今天这么多的建筑、道路。它宁静、疏郎,充满了野趣。它是城市中的山林、江海。它“别有天地非人间”。当你在紧张的工作、学习之后,到湖里荡船,在洲上散散步,都可以迅速地弛缓神经,得到休息。记得汪辟疆老师有诗道:

北渚阻城圈,

未觉江湖远。

花时共经过,

冷处偏着眼。

      那时,玄武湖还没有现在这么多的牡丹、芍药、月季、玉桂,但樱洲却名副其实,每到春天,便开满了樱桃花。再过些时,珊瑚珠子一般的樱桃便上市了。而到了夏天,则满湖都是荷花,不仅开时似“水殿风来暗香满”,而且一直到深秋,还“留得残荷听雨声”。所以汪先生的诗,的确传出了当时这一胜地的丰神和特色。

      那时,游湖也就租用渔船。行船主要用篙撑,而不用桨划。如果你不会的话,就可以请以为渔家姑娘来撑。她们性情温和,体格健美,而且熟悉南京的历史传说、民间故事。请她们作导游,是很愉快的。在她们当中,有一位姓夏的,颇有美名。在我的金陵感旧诗中,就有这么一首:

四十年前侧帽郎,

北湖千顷踏秋光。

重来一事增惆怅,

不见风流夏五娘。

      也许她还健康而快乐地活着吧,我想。我也这么祝愿。那时,每逢微雨的秋日,我就上台城登眺。从九华山附近登城一直向西走,随着视野的移动,玄武湖的风光尽收眼底。而烟雨迷蒙,远山近湖,若隐若现,眼前班驳的树,脚下枯黄的草,比起万紫千红的春景,有是另外一番境界。春景使人蓬勃、热烈,而秋景则使人冷静、清醒。

      岁月的流逝,淘洗掉了许许多多一度保存在记忆中的东西,但有一些,却是永远难以忘怀的。

 
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2011 玄武湖管理处
地址:南京市玄武巷1(210009) 邮箱:office@xuanwuhu.net
电话:86-25-83614286  传真:86-25-83612509
技术支持:恒网-企业上网中心承建 公安备案号:3201020201006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