央视影音直播
 
最佳看点
 
报道集锦
 
通知公告
 
图片新闻
   
 
 
最佳看点
玄武湖樱洲的那些往事
发布时间:2014-05-07

玄武湖樱洲“真姓”:不是樱花是樱桃

  阳春三月,正是玄武湖樱洲樱花烂漫的大好时光。一群穿校服的少女,穿行在樱洲花海之中,拍照留念,看到她们的笑靥和年华如同樱花般绽放,不由令笔者想起澳门回归时,举国传唱的《七子之歌》:“你可知MACAU ,不是我真姓。”不知少女们乃至周围的看花人可曾知道,眼前的樱花,并不是樱洲的“真姓”,樱洲的“真姓”是南京延续千年的乡土特产——樱桃。

  据史书记载,玄武湖樱洲古称“新洲”、“莲花洲”。1927年,国民政府定都南京后,次年玄武湖建成“五洲公园”时改名“欧洲”。1935年,首都特别市为玄武湖五洲重新命名,在对“樱洲”命名决定中写道:洲上樱桃极多,春风三月,绿醉红酣,颇饶艳趣;及至初夏,则朱实累累,湖民撷取售饷游人。是樱花樱桃极悦目可口之妙,因改称“樱洲”。
  那么,樱洲上的“原住民”樱桃是如何消失的呢?现在的樱花又是何时种植?樱洲是否还有樱桃树幸存下来?带着这些疑问,笔者请教了玄武湖公园老员工,《玄武湖趣史》的作者李源先生。据李源介绍,樱洲樱桃并不是一夕之间消失的,如其说是被人为砍伐的,不如说是在玄武湖辟为公园以后,生长空间被逐渐挤压、占据的结果。先是1928年公园规划道路、景点;接着1933年,中央电影摄影场在樱洲建有声电影放映场;加上,当时首都权贵买地盖私家宅院。新中国成立后,1951年,迁移湖民,开辟园林绿地;1954年先后搭建樱洲长廊和清真餐厅;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硕果仅存的一些樱桃树,又因品种退化而被砍伐;文革后期,在玄武湖“不荒一亩地”的指示下,樱洲又经历了砍树种经济作物的折腾。上述因素,均是致使樱桃树的日渐式微的推手。而樱洲大面积引进樱花则是在改革开放之初,1978年底,南京和日本名古屋结为友好城市,玄武湖公园是对接单位之一,从1980年开始,樱洲先后栽植樱花1300余株,另配植玉兰、山茶、海棠、绣球等花卉,形成了今天我们所见的“樱洲花”。至于,樱洲是否幸存樱桃树,李源回答是肯定的,“只剩几十棵了,具体位置在樱洲清真餐厅附近。”
  笔者和同行的友人,果然在清真餐厅房前屋后找到了那幸存的几十棵樱桃树,见到神交已久的故知,虽然还不是她朱实累累最美艳的时,但她打着花骨朵,吐着新绿所蕴含的勃勃生机,着实让笔者泪流满面。惊喜之余,又生出几分悲哀,如今樱洲上樱花早已返客为主,占尽风光,而真正的主人樱桃却只能偏居一隅;更悲哀的是,来来往往的游人对此却浑然不知。"

 

曹雪芹祖父做了樱桃广告

  “上苑樱桃尽,华林苜蓿长”,明代诗人屈大均的诗句,道出了南京种植樱桃的历史,上林苑为六朝时期建在后湖(今玄武湖)洲上的皇家园林,想必樱洲种樱桃的渊源由此而来。秦淮竹枝词:“六朝烟水最迷人,秦淮樱桃可染唇”。则道出了樱桃从皇家花园进入寻常百姓庭院的变迁。到了明朝,南京樱桃作为地方特产已闻名于世,其中以灵谷寺樱桃最有名。入清以后,玄武湖解禁,湖内诸洲有了湖民,那时樱、菱两洲盛产樱桃。因为洲上土壤、气候“小环境”适合樱桃生,所以出产的樱桃既好看又好吃,成为当时亲友馈赠的名品。
  康熙四十四年(1750)四月二十二日,康熙皇帝第五次南巡至江宁,驻跸江宁织造署,时值樱桃成熟季节,江宁织造、《红楼梦》作者曹雪芹祖父曹寅,以玄武湖上品樱桃进贡,康熙一见如此珠圆玉润、鲜红可爱的樱桃,龙颜大悦,吩咐道:“先进皇太后,朕再用。”当即差官快马连夜送往京城。康熙举止被御史记录在册,主观上为康熙“以孝治天下”赢得美名,客观为玄武湖樱桃做一个免费大广告。从此,玄武湖樱桃以皇家贡品形象盛名远扬。一时间,不仅湖内其余三洲种起了樱桃,而且玄武湖周边的郊农也纷纷种起樱桃,所产的樱桃都打上“玄武湖”招牌,但最为地道的玄武湖樱桃还是樱洲上出产品种“东塘”,以其果粒大、产量高、口味甜赢得南京樱桃的冠军。至今太平门外蒋王庙附近还留有樱驼村、樱桃园等地名,进而衍生出樱驼花园、樱海公寓、樱铁村等居民小区。   

  老南京旧时有“立夏尝三鲜”风俗,“三鲜”中第一鲜就是樱桃(另有青梅、鲥鱼),因樱桃在当年果品中成熟最早,故有“鲜果第一枝”之誉。清末民初,每当立夏时节,时人相约玄武湖畔,租一只游船,雇一位船娘,提一篮樱桃,一边尝鲜果,一边赏美景,此等游湖赏樱的雅趣盛极一时。晚清南京文士张通之在《白门食谱》有记载:“后湖洲多樱桃树,果熟时,以小篮盛之出售,其味鲜美,游湖人各争购一篮归,举家同食,老少皆爱之,往往以一篮为不足也……故每果熟之时,不多时已售罄,人即取其鲜焉。”

 

民国文人笔下的玄武湖樱桃

  1927年到1937年,是南京作为民国首都的“黄金十年”,其间,达官权贵、才子佳人盖冠云集,他们在玄武湖留下游湖赏樱的诗情画意。

  朱自清1934年写《南京》时,字里行间流露出对玄武湖樱桃的向往:“湖上的樱桃最出名,据说樱桃熟时,游人在树下现买、现摘、现吃、谈着笑着,多热闹的。”

  南京大学著名教授胡小石先生,一首《寄题北湖(玄武湖旧称)》诗作,可谓妙趣横生,“晓风一舸压天开,迎鬓垂杨无数栽。可笑长安胡秀子,樱桃红了不归来。”先生选择早晨乘船游玄武湖,平静的水面映出天空,被小船压划而破开,迎面是栽满堤岸的烟柳,这么美妙的景色,这么新鲜的樱桃,旅居在西安老饕挚友胡三怪(胡翔冬,教授、诗人、美食家),对于你这样好吃佬,樱桃熟了还不回来,太搞笑了。真是俗中藏雅,流露的是怀念老友真性情。

  上世纪四十年代在上海与张爱玲齐名的女作家苏青,则在其代表作《结婚十年》里,十几次提到后湖樱桃,其中一个小章节更是以“两颗樱桃”命名,说的是心爱的学长毕业了,一对情侣依依惜别的情景。临别晚餐后,学长请苏青到她最喜欢的后湖去游玩,划船赏月吃樱桃。她委屈学长爱得不坚决,细腻地描写了怀春时的女儿心:——我不禁抽噎起来,心里很难过,低头尽瞧水里的人影。他替我拭去眼泪,一面伸手在篮中取出一枝仅有的樱桃,像哄孩子似的把它塞到我手里,说道“别哭吧,吃呀!”我摇摇头,把樱桃还给他,那是一枝三颗的溜溜红得逗人怜爱的小樱桃,上面两粒差不多大小,另外一颗则看起来比较小一些,也生得低一些。他拿在手中瞧了一会,便把那颗生得小一些低一些的摘去了,捏在自己手中,说道:“我好比这颗多余的樱桃,应该摘去。现在这里只剩下两颗了,一颗是你,一颗是你的他。”说着,又把樱桃递到我手里。月儿已经悄悄地躲到云幕中哭泣去了,我也不敢再看湖中的双影,只惨然让他扶上了岸,送到了车站,一声再会,火车如飞驶去,我的手中还不自主地捏着这两颗樱桃。

  据黄永武编著的《玄武湖史话》,民国时期,玄武湖船娘也常以时鲜樱桃送人品尝来招呼游人租船。船娘体格健美,性情温和,熟悉玄武湖的典故和传说,请船娘当导游也是一件乐事。船娘和樱桃,曾在后湖演绎出一段感人的爱情故事。相传,抗战期间,有位爱国青年和船娘在相处过程中产生了真挚的感情。在青年即将奔赴抗日前线之际,船娘亲手采来玄武湖樱桃送给青年,以表达自己的赤诚之心。当时玄武湖传唱着一首歌谣:“五月端阳樱桃红,妹采樱桃送英雄。愿郎前方多杀敌,樱桃熟时再相逢。”

  樱洲的樱桃在老南京人中的记忆是抹不掉的,20世纪30年代曾是创造社中坚的著名籍作家叶灵凤曾写道:“我见了樱桃,提到了樱桃就特别感到亲切,是因为我们家乡的玄武湖一向以生产樱桃著名⋯⋯春深了,洲上的樱桃成熟,在细碎寝密的绿叶之中,一簇一簇的红樱桃真像是珊瑚珠。这种情景,从小到大,从大到老,都使我难以忘记。这里有诗情,有画意,更有乡情。”

  如今,玄武湖樱桃早已不仅是一种物产,她以南京人记忆符号的形式,渗入到了南京城市基因里,成为南京文化的一部分。

作者:邹尚

 
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2011 玄武湖管理处
地址:南京市玄武巷1(210009) 邮箱:office@xuanwuhu.net
电话:86-25-83614286  传真:86-25-83612509
技术支持:恒网-企业上网中心承建 公安备案号:32010202010060